深圳市安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https://antishengwu.biomart.cn

公众号

扫一扫
进入手机商铺

商家诚信度:
成立时间:2014年
入驻丁香通年限:5年
商家等级:金牌客户
产品信息完整度:94%
公司新闻

「火锅英雄」任飞——历时九年研制出地沟油快检试纸条

发布时间:2019-07-30 09:57 |  点击次数:

任飞研究地沟油检测法,“其实就是希望有天女儿能理解我的工作,不再抗拒我”。他不想粉饰自己的初心。

“你这么说不行吧。”有人觉得他这个说法思想高度不够。

“但是说瞎话我会脸红,我说不出口。”任飞答。

| “咱就是个小民警”

学医的任飞2009年毕业后考进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技术处,2013年11月调入太原市公安局。他的工作,是从一线干警手中接过装有各种物证的透明塑料袋,化验。

“这是昨天说的那个人体带毒的案子。”一个壮汉拿着文件袋走进来,抹一把豆大的汗珠子:“任飞在哪儿?”。采访当天,不断有新的检测物交到任飞手上。

任飞中等身材,有点驼背,他接过来者手中的文件袋,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化验室里,指头肚大小的玻璃待检试管有上千个。

修炼到今天这样从容,他可费了大力气。

任飞入职技术处理化检验科后发现,单985、211院校毕业的博士就有6个,顿感压力山大。“咱就是个小民警,我上面有工作10年的,有工作20年的,我怎么才能站稳脚跟?” 他的烦恼和所有普通年轻人一样。

“当时我就准备钻研实验室里最金贵的仪器,最后相中了液质联用仪。”液质联用仪是用来检测不易挥发物的仪器,后来任飞发明地沟油仪器检测法,就是用的它。

这个仪器确实金贵,每次做完检测单是维护就得花一个多小时,更不要提它还易坏,修理更是个麻烦。别人对它都唯恐避之不及,而任飞正愁找不到理由跟它名正言顺地亲密接触,反正也跟妻子两地分居住在单位,他抢着承担起所有用液质联用仪的任务。每次仪器出现问题,他不怒反喜,“这个好,我又能学点东西了”!

终于,任飞的机会来了。

2010年,任飞接到一个“鱼塘投毒案”。

有时村民间有过节,就给对方的鱼塘里投毒,但当时鱼塘投毒案农药检测一直是理化检验的痛点,检出率只有15%左右。

“即使确实是投毒,由于鱼塘是扩散状态、微生物分解快、挥发快等原因,我们也很难检测出投毒的线索。”任飞只能认定该鱼塘没有被投毒。

稍后他收到一封来自养殖户的信,信上说:我们家借款十几万才包下鱼塘,一夜之间鱼全死了,你们怎么能检测不出来?!

“他对我们满是失望和不解。”任飞想:“就是它了!我就研究鱼塘投毒怎么测。”

这是任飞的第一个实验课题。他养鱼、给鱼投毒、检测、记录、摸索规律、总结,终于研发出一套利用液质联用仪检测鱼塘投毒的方法,将鱼塘投毒的检出率从15%提升到80%以上。2012年,这项成果不但获得了全国有机质谱会议的高度认可,还帮任飞博得了“鱼塘小王子”的美名,此后,凡是鱼塘投毒的案子,大家都说:“找任飞。”

紧接着,他又接到一个“癌症晚期患者不明原因死亡案”。

一名癌症晚期的女性突然死亡,警方接到报案。法医取血送检,但由于患者住院时输了大量的液,常用仪器没有检测出毒物。

“虽然是晚期,但也不至于突然死亡。”任飞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他想用鱼塘投毒的检测思路再试一试。果然在死者血液中检测出了农药代谢物,而后又在她的杯子中检测出农药原药。

“她死亡前谁来过?”任飞回忆民警与其丈夫的对话:“丈夫说,她情夫来过。”

任飞检测情夫的指甲,没有检出农药。“我同事看着她丈夫说,把你的手伸出来也查一下。” 任飞卖了个关子:“你猜有没有?”

“结果在她丈夫指甲里检出了农药。”他说。

诸如此类恐怖又狗血的剧情经常在任飞眼前上演,“我每天就是研究各种死法,全是负能量”。

工作压力极大,加之长期独居缺乏家庭温暖,任飞觉得自己患上了强迫症,总是幻想各种意外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电扇会不会突然掉下来削掉脑袋,水管是不是没关好把实验室泡了?

“我锁个实验室的门能锁4个小时,老是怀疑要出事”。关于地沟油检测的研究,就是在这种状态下展开的。

| “我老婆都不知道地沟油勾兑比例,警察怎么知道的”

2010年的一天,师傅问任飞愿不愿做地沟油检测研究。

和刑事技术处的其他同事一样,任飞的第一反应是认为这事“不务正业”,“再说那么多人都研究过,要是能做早就有好成果了”。

“你先别忙着拒绝,明天跟我出个现场。” 师傅说。

第二天,任飞来到某县的一家粮油店。“褐色的地沟油从十几吨的储油罐里流出来,恶臭。他们说如果把这里查封了,不少人会吃不上油。”任飞震惊了。

任飞介绍,地沟油通常是指用餐储垃圾挤压加工出来的油,用动物的各种边角料熬制出来的油,甚至是直接把别人吃剩下的水煮鱼、火锅油等简单过滤一下就再利用的口水油。

查封现场还有不少老人和小孩围观,这让任飞想到了女儿,“我家小孩要是吃了这个怎么办”?

他女儿跟妈妈住在太原,自打出生起就没怎么见过任飞,“不太认识这个叔叔”。

他要亲女儿,女儿推开他说爸爸胡子扎,他刮了胡子再亲女儿,女儿还是推开他说爸爸胡子扎。任飞无数次想象:“可能要等到我七老八十白发苍苍坐在摇椅上,等女儿也了解了生活的不易,才会突然有一天跟我说,爸爸,我理解你了。”

为了求得这有朝一日的理解和认可,任飞必须做点能让人记住的好事,便接了地沟油检测的课题。

此前的地沟油检测技术成本高、操作复杂、检出率低,任飞日夜苦思另辟蹊径。他和犯罪嫌疑人潜心“取经”,学习炼制地沟油的“工艺”,自己炼油来找灵感。

尝试了基因检测、含盐量检测、胆固醇检测……苦战1000多个日夜,他每每熬到后半夜3、4点,得到的答案都只有一个:这个方法确实不行。

“我把试管扔了!不干了!到此为止!”任飞放弃了不知道多少次:“可每当太阳再照到脸上,我就想,今天再试一次,就一次,不行就不试了。”

直到跟朋友去吃“老火锅”,任飞终于找到突破口。

火锅店特别红火,好不容易排到了有桌子但没有锅。任飞和同事坐定,眼看着老板把火锅从旁边刚吃完的桌子上端下来,用滤网滤掉里面的食物残渣,然后径直把这锅油端到了自己桌子上。

“这能吃吗!锅里还有人吃剩下的料呢。”任飞问。

“要不怎么说是老火锅呢!快吃吧!”朋友说着把各种菜、肉往锅里下,还笑着调侃他:“你说你检测地沟油,这就是地沟油,你能证明吗?”

任飞窝着火儿夹起一块肉,一嚼,被前桌锅底里残留的绿藤椒麻了一下。

“对呀!我可以把目标检测物换成调味品!”他找到了新思路。

他介绍,流入市场的地沟油里极大概率会残留各种调味品的痕迹,经过多次比对试验,他发现“辣椒碱”是最理想的地沟油检测标志物,“如果辣椒碱含量超过某一阈值就怀疑该样品含有地沟油”。

辣椒碱来源于辣椒,它既不易被地沟油炼制工艺去除,检出灵敏度又高。“除非用有机溶剂萃取,但如果这样炼地沟油的成本就太高了。而且它的灵敏度极高,达到匹克级别,也就是万亿分之一克,在一个标准游泳池里滴一滴辣椒油都能检测出来。” 任飞解释。

据他了解,市场上回收一吨地沟油的价格是1000元左右,而经过处理后再卖出,每吨可以卖12000元左右,“这暴利跟贩毒差不多” 。

应用辣椒碱的原理,2013年,任飞研制出了用液质联用仪检测地沟油的方法,随后,这一方法被原国家卫计委确定为地沟油检测法。经过几年的改进,他还可以根据检出的辣椒碱的种类和组成比例,判断出地沟油的具体勾兑比例、进行产地溯源。

在一次查封行动中,犯罪嫌疑人拒不承认自己炼的是地沟油,而任飞不但能确定他的哪个油罐里装的是地沟油,还给出了不同油罐地沟油的不同勾兑比例。

犯罪嫌疑人大惊:“我老婆都不知道地沟油勾兑比例,警察怎么知道的?”。

2017年,任飞研发的地沟油检测法获得全国公安机关改革创新大赛金奖,经公安部批准他荣立了个人一等功。

地沟油试纸问世

但仪器检测局限性较大,一线执法人员操作不便。于是任飞又开始琢磨地沟油试纸。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2018年11月,该试纸研制成功,他将成果无偿转让给企业量产,2019年3月得到公安部一所的方法验证,前不久刚参与申报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关于油脂中辣椒碱快速检测方法的征集。

采访当天,任飞用刚送来的一瓶样品演示了用试纸检测地沟油的全过程。

打开一个纸盒,取出里面的一次性试管、提取工具、稀释液、有机溶剂等。在待检测的油中取出7毫升,用有机溶剂萃取,稀释,滴到试纸盒上,等待一分钟。

“一条红线就是地沟油,两条红线就是正常油。”任飞介绍。一分钟后,试纸显示出一条红线。

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任飞又揪出一个疑似使用地沟油炼制食用油的无良商家。

他告诉记者,目前该试纸已经发放给一线执法人员,他们初步检测后会再将样品送来用仪器检测确认。这款地沟油试纸问世后,已经在全国多个省市揪出了疑似地沟油炼制食用油的线索,几大案件正在侦察中。

随着仪器检测法和地沟油试纸检测法相继问世,在别人眼里,任飞从默默无闻的小警察变成了一位光辉伟岸的“英雄”。但无论是成名前还是成名后,他都固执地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有软肋、有私心,同时也对自己有期待、有要求的普通人。

2018年,任飞受邀参加太原市“时代新人说”演讲活动,台下坐了2000多人,同步网络直播。他提前给妻子和女儿要了两张二楼的观看票,“女儿不了解我,我想让她看看,另外我想对妻子说几句话,之前我也没跟她说过我爱你之类的” 。

快上场了,任飞抻着脖子躲在幕布后张望,就想知道妻子和女儿来没来。

“我和妻子上大学的时候,认为什么事都大不过爱情,如果事业和爱情相冲突,一定选择后者。后来进入社会才知道有许多无奈,事业和爱情相冲突,我们都得选择事业,妻子在医院工作,她也很忙,我不知道她们能不能来。”任飞说。

“演讲最后,我说,对于孩子,爸爸是照片里的那个人,我不是个称职的父亲。如果今天我的妻子和女儿来到了现场,我想说,我爱你们,我愿意用一生来保护你们。” 任飞向记者复述这个场景时哽咽了。

| 迷奸药等试纸在路上

地沟油试纸之后,任飞现在还在研发某“网红”毒品试纸和迷奸药试纸。

检验毒品是刑事技术人员最常规的工作之一。任飞的化验室里除了有几十瓶油的样品,近来,他还搜集了20多种迷奸药。

某“网红”毒品最先闯进他的视线。任飞前不久刚刚研发出检验该毒品的试纸,正等待认证。

最近他在主攻迷奸药试纸。任飞觉得,即使是案发后检验成功,也已经对当事人造成了永久伤害,所以他希望做出一种便携试纸,让女性提前防范。比如让女性把试纸粘在指甲上,喝饮品前沾一下,检出迷奸药就会变色。分析了20多种迷奸药后,他初步确定了几类检验标志物,正在进行进一步研究。

认识任飞的人越来越多,现在有不少企业和院校愿意支持他搞研发。

最惊喜的是,他的社会影响力也传导到了女儿身上。女儿在电视上看到穿警服的爸爸,听到别人说“你爸爸真厉害”,她忽然觉得,爸爸是个“好爸爸”。

“有天放学回来她主动亲了我一下!” 任飞心都化了,没想到女儿的认可和理解提前到来了20多年。

“其实做这些事,我也是想给自己的内心找一些温存。有些价值与物质和金钱是不相关的。” 他说。
                                                                                                                  来源 |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茜